徐伯黎
   唐亮同志十分重視對青少年的革命傳統教育工作。圖為1984年4月,唐亮為南京《少年之聲報》小記者題詞。
  開國上將唐亮,戎馬一生,為新中國的誕生立下不朽功勛。他生活朴實,為人誠實,工作扎實,被幹部群眾親切稱為“老實人”。
  唐亮早在1926年就參加了革命,但他在填寫履歷時,寫的是“1930年8月參加革命”,以參加紅軍之日算起。有人提醒他:“您應從參加赤衛隊算起,相差四年可就差了一個時代。”唐亮總是笑著說:“這就夠了!夠了!”他還教育身邊的工作人員:“在人民面前謙卑些;在命運面前堅強些;在大事面前清醒些;在小事面前糊塗些;在困難面前努力些;在挫折面前堅忍些;在榮譽面前謙讓些;在勝利面前謹慎些。”
  1956年,黨中央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,在召開預備會議時,毛澤東同志說:“我們的黨,是一個欣欣向榮,不斷發展的黨,每屆中央委員,可以逐步適當地增加一些,一次不宜增加太多,現在提出的名單,看來增加的人是多些了,可否減掉一點。”有關同志聽了毛主席的意見,感到要減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十分為難。
  當時,中央委員候選名單里,就有唐亮。當唐亮聽到毛主席的意見後,立即向中央和主席寫了一封十分誠懇的報告,要求從候選名單里把他的名字劃掉,並且表示,他是大軍區政委,即使不是中央委員,每次中央工作會議,他也有機會參加,同樣可以及時聽到中央及毛主席的聲音。毛澤東看到唐亮的報告後曾感嘆地批示:有的人鬧名譽,鬧地位,鬧軍銜,少一顆星還淌眼淚,而唐亮同志在這麼大的問題上,主動讓位,令人敬佩。
  有一次,時任南京軍區政委的唐亮受邀到軍區禮堂作報告,聽眾是軍區直屬部隊新提拔幹部。唐亮舉例說,古代孫叔敖任楚國宰相時,楚國的官吏和百姓都來祝賀。不料,有一位老人卻穿著麻布制的喪衣前來弔喪。老人對孫叔敖說:“地位越高,態度越謙虛;官職越大,處事越小心謹慎;俸祿已很豐厚,就不應索取分外財物。您嚴格地遵守這三條,就能夠把楚國治理好。”接著,唐亮語重心長地說:“你們是新提拔的幹部,是黨的幹部,我要求你們起碼做到四條:一不貪污;二不腐化;三不抗上;四不壓下。”當時臺下鴉雀無聲,數年後人們仍記憶猶新。
  唐亮任南京軍區政委期間,節儉是出了名的。當時,軍區召開政工會,他規定只供應開水,茶葉自帶。軍區裝甲兵部隊成立,有人提出開慶祝會,會一次餐,唐亮規定只開“小型座談會,不吃飯”。有關部門申請要蓋大禮堂,唐亮批示只准“蓋小禮堂”。一次,軍區召開黨代會,不少同志發言激烈,批評唐亮“小氣”,但他不置一詞,仍我行我素。
  在當時的南京軍區領導中,唐亮還是著名的“困難戶”。他家中十口人,僅靠唐亮一人工資生活。每月開支常常出現“財政赤字”。1955年,他的夫人張銳從部隊複員,想讓唐亮幫忙到地方找工作,以減輕家中負擔。唐亮卻說:“這麼個大家還不夠你忙的?再說地方上最怕你們這些‘官太太’,大事做不了,小事又不乾,事情做不了多少,人家又礙著情面,對大家都不好。”他又跟張銳開玩笑:“我是關起門來做‘皇帝’,你就是‘皇后’,有什麼不好。”
  一次,張銳到南京軍區總醫院看病,醫務人員見其衣著儉樸,以為是農村婦女,態度生硬,並叫她“鄉巴佬”。唐亮知道後笑著說:“鄉巴佬好嘛!沒有鄉巴佬,哪有我們吃的穿的?”
  張銳的二舅,曾做小買賣。解放後,他聽說唐亮擔任南京軍區的大官,就從家鄉到南京來找唐亮,想謀個一官半職。唐亮問二舅:“你想乾什麼?”二舅說:“參軍。再說,當兵不行,當官還不行嗎?你先放我個團長乾乾吧。”唐亮毫不客氣對二舅說:“你都四十多歲了,怎能當兵?你既無專長,又沒貢獻,能當什麼官?”
  唐亮曾立三條家規:一是他在家裡的辦公室兼書房,家屬和子女不得入內;二是他的文件和資料,家屬和子女不得翻看;三是他的工作情況和與其他首長的人事關係,家屬和子女不得打聽。唐亮珍藏一方印章,石料僅值三角錢,上面刻書:“平凡翁。”唐亮愛不釋手,凡是珍貴書籍,均蓋有此章。陳毅元帥評價說:“平凡翁,不平凡,平凡之心,重如泰山。”  (原標題:唐亮:在人民面前謙卑些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

zz99zzlv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