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7時許,51歲的黃進芝早早進入了“備戰狀態”。她拿著手機坐在床邊,等待隨時可能到來的拆遷人員。她要拍下他們踹門的瞬間。黃進芝前天得到消息,拆遷辦昨日要拆她位於長沙天心區棗子園的家。一個半小時之後,拆遷人員撬開了距離她家10餘米處的戴鵬家的門,開始拆那個“違章建築”。
  戴鵬是湖南《三湘都市報》記者,拆遷人員進屋後,他發了一條微博:“救命,八點我被一群人從家裡抬出來,一臺白色麵包車押著,被關在這個地方,外面二十多人守著。”這條以及隨後幾條微博,均被迅速廣泛轉發。
  視頻記錄抗拆過程
  此次拆違涉及的小區,與此前引起熱議的“長沙女教師調至拆遷辦勸婆婆拆遷”同屬一個小區,譚雙喜老師家十餘米外即是戴鵬家。南都記者獲得的一段視頻顯示,8時43分23秒,裕南街道辦人武部長譚石泉指了下戴鵬家的防盜門,兩名身穿藍色制服者便用鐵棍快速撬開門,隨後十餘名拆遷人員衝進屋子。
  戴鵬及其妻子鄒靜、十個月大的女兒和父親被相繼趕出了屋子,8時48分32秒,戴鵬的母親被7名拆遷人員抬了出來。此前,她在樓上要求拆遷人員出示執法文書未果,在四樓(頂樓)欲跳樓。其一隻腳在窗外懸空幾分鐘後,被戴鵬拉了回來。“他們竟然這麼欺負我們。”戴鵬母親哭道。
  南都記者獲得的視頻還顯示,9時55分,四男一女把鄒靜拖到了一輛車牌號為湘A R L253的麵包車上,在拉扯中,鄒靜的牛仔褲退到了臀部以下,拆遷人員未給這位女士應有的尊重,而是直接無視。隨後,戴鵬一家被陸續帶至天心區寶塔山,而後遭拘禁兩個多小時。
  是否違建存在分歧
  鄒靜告訴南都記者,她從寶塔山回家後,發現放在一個白色化妝品小樣包里的兩條施華洛世奇的項鏈,一個耳環,一個鑽戒,一條鉑金項鏈,一條黃金項鏈已經找不到了。
  棗子園征收指揮部工作人員章亮告訴南都記者,長沙市人大常委會在2011年底通過了棗子園棚戶區改造項目,並於2012年9月21日開始實施。今年10月,城管部門認定戴鵬家的房子為違章建築,“合法產權只有37.44平米”,“其餘部分均為違建”。
  10月26日,裕南街道城管辦給戴鵬一家發了《拆除違法建構築物房屋告知書》,稱“你所居住的部分房屋被舉報沒有辦理相關規劃許可證,根據天規涵【2013】號認定為違法建構築物。請於2013年10月31日之前,自行把房屋騰空完畢,並自行拆除。逾期不拆除的,將由城管部門組織拆除,特此通知。”
  該房子最初由鄒靜爺爺於1944年所建。1996年,鄒靜拿到了新版房產證。而該棟房子在1984年翻新過一次,1988年加蓋了兩層,2000年又搭建了一個新的四層,現在總面積在200平方米左右。
  “加蓋的時候沒有人告訴我們要去辦手續,我們蓋了也沒人管,現在20多年過去了,突然說我們違章,我們肯定不願意。”鄒靜說。至於補償標準,拆遷辦給拆遷戶的補償標準是每平米6700元。
  而距離棗子園兩站公交車的保利樓盤,房價已升至每平米18000至24000元。
  拆遷指揮部副部長、裕南街道辦書記黃會稱,“鄒家獲認定的產權面積只有30多平米,且是鄒靜的父親鄒東男和兄弟共同擁有。後面在沒有報建的情況下加蓋三層,一樓面積達50平米左右,而這也正是鄒家一直沒有簽訂協議的原因。”
  “產權的認定,我們是依照1987年的航拍圖顯示,鄒家只有一層面積33平米多。”黃會表示,他們也曾要求鄒家舉證,所修建的房子合法,但對方一直沒有出具相關證據。
  派出所回應未出警
  戴鵬證實,他在報案後連續三次致電派出所請求出警均遭拒絕。
  而當南都記者問及長沙裕南街派出所為何不出警時,派出所的答覆是“這是政府的強拆行動,現場應該有民警”。
  南都記者發稿前獲悉,昨晚在一個會議上,長沙市天心區委宣傳部長李曦向戴鵬等人承認,官方在拆遷過程中程序不當,目前已啟動問責程序,將在三天內給出處理結果。 南都記者 周衛 發自長沙  (原標題:網友稱遇強拆 微博呼救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

zz99zzlv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